公司支付分红款方式及股东个人所得税承担方式,可以自由约定

案例:

2001年1月,大西洋公司成立,有2个股东,宋某持股30%,刘某持股70%。2010年9月29日,宋某与刘某及大西洋公司签订了一份《备忘录》,第三条约定:“根据公司2009年度财务报表记载,并考虑2010年9月28日前已经执行的三次股东分红及各方已经达成一致协议,向宋某定向分红的金额为636万元,其他股东不参与本次分红”。

同时,该《备忘录》第八条约定:“三方一致确认,依法应由宋某缴纳的个人所得税,由宋某、刘某双方按照各50%的比例分担”。

公司支付分红款方式及股东个人所得税承担方式,可以自由约定


按照股息、红利所得税率20%计算,该笔定向分红应该缴纳税款的总金额为127.2万元,根据该条款约定,宋某应该承担的税款为63.6万元,剩余63.6万元个人所得税应由刘某承担。但大西洋公司在代扣代缴该笔定向分红收入所得税后,于2010年10月14日向宋某账户汇入508.8万元,故实际扣除了宋某的税款为127.2万元,大西洋公司将依约定由刘某共同承担的税款一并从宋某处予以全部扣除。于是,宋某认为大西洋公司未按照约定代扣代缴税款,致使宋某经济利益受到巨大损失,向法院起诉要求刘某返还宋某63.6万元。

问题:

《备忘录》约定公司仅向一名股东定向分红,其他股东不参与分红,这样的约定是否有效?

《公司法》第四条规定,“公司股东依法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第三十四条规定,“股东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分取红利;公司新增资本时,股东有权优先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认缴出资。但是,全体股东约定不按照出资比例分取红利或者不按照出资比例优先认缴出资的除外。”根据公司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股东会的职权包括审议批准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和弥补亏损方案,对股东会职权内事项股东以书面形式一致表示同意的,可以不召开股东会会议,直接作出决定,并由全体股东在决定文件上签名、盖章。大西洋公司全体股东作出的《备忘录》一致同意分配公司净利润人民币636万元,宋某获得分红636万元,股东刘某没有分红,符合前述公司法规定,是合法有效的。

但要注意,做出不按实缴出资比例分红的股东会决议,必须是全体股东一致同意。哪怕99%表决权的股东同意做出不按实缴出资比例分红的股东会决议,但1%表决权的股东不同意,股东会决议也是无效的。

问题:

股东收取分红款后,应缴纳的个人所得税款,由其他股东与该股东共同分担,该约定是否有效?

个人所得税虽然是所得人必须缴纳的税种,并不意味着当事人在民事合同中不能对相关税赋的实际承担问题做出约定。本案中,宋某是纳税义务人,大西洋公司作为扣缴义务人已代扣宋某应缴纳的税款,宋某并没有逃避纳税义务。刘某与宋某就税赋的实际承担问题做出的民事约定没有造成国家税款的流失,因此该约定是合法有效的。

笔者点睛:

1.公司分红时符合前述实质要件和形式要件,可以约定分红款只分配给其中某个股东,其他股东不参与分红,这属于公司意思自治的范围,法律不予干预,这种约定是合法有效的。

2.一般情况下,股东获取分红款后,应缴纳个人所得税。但如果股东之间约定,个人所得税款由该股东与其他股东共同承担,没有造成国家税款流失,也没有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也是合法有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