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采来了!我们离种牙自由还远吗?

文/石晗旭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作为口腔领域最昂贵的项目,种植牙也有被灵魂砍价的苗头了。

风自宁波而起。近日,宁波市医保局在《关于进一步明确医保历年账户支付种植牙项目的方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中明确,要调整口腔种植牙项目整体医保支付标准,以种植牙整体(也就是一颗牙的全部定价)医保支付调整为突破口。

具体标准为:目录内国产品牌种植牙收费每颗3000元,进口品牌种植牙每颗3500元,包含材料费及医疗服务费。按此标准,较之此前动辄上万一颗的价格,种植牙将变得亲民许多。

宁波市医保局相关人员表示:“下一步我们将跳过中间商,直接找生产企业谈,找源头厂家谈,一定通过稳妥的办法降低材料的价格,早日使种植牙价格结构合理。”

在业内人士看来,宁波医保局的动作释放了一个信号:未被纳入医保目录的牙科耗材,也可能陆续进入集采范畴。

“种植牙作为改善生活质量的项目,在国外也并未纳入医保报销范畴内。宁波作为先行区,通过政府集采的方式降低成本,并使用医保的存量,对大众、尤其是老人的健康是极大的改善”,北京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种植牙集采的可能

从今年初网友们对人大代表“将种牙纳入医保”建议的热烈讨论,可以看出人们苦种植牙价高久矣。

要知道,按照2020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189元来算,不吃不喝的情况下平均每人每年就能种三四颗牙。

但眼下来看,种植牙纳入医保并不现实。

根据中国医保政策的规定,治疗性质的牙科费用,譬如补牙、根管治疗、牙周病治疗等是可以用医保报销的,而镶牙以及医疗美容项目并不在报销之列。

种植牙便属于后者。毕竟,一颗种植牙价格动辄上万,且可以通过价格更低的固定义齿和活动义齿替代,若纳入医保,既加重医保资金的压力,又不符合“保基本”的原则。

也正因如此,多位业内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目前种植牙纳入医保的概率相当小。

但这并不意味着,医保资金就完全不能用在此处。毕竟,除开社会统筹基金部分,个人账户亦是医保资金的一部分。

宁波这次的动作,便是从个人账户入手的,也就是《征求意见稿》中所说的医保历年账户。

医保历年账户是指,参保人员在本年度以前缴过的费用加上单位缴纳的纳入个人账户的部分,扣除此前看病用掉的钱和本年度预注的金额,再加上利息所得。简单来讲,就是你缴医保后留存下来的现金。

宁波市医保局此次“集采”,其实是给市民建立医保历年账户可支付的种植牙品牌目录。也就是说,一旦种植牙耗材品牌入选,患者便可用医保个人账户的钱在定点医疗机构享受到符合价格标准的种牙服务。

具体而言,宁波市医保局给入选耗材和相应的医疗服务费都设定了标准。国产耗材的费用原则上为1000元,包括种植体、基台、牙冠、修复附件和配套工具等在内,进口品牌耗材则为1500元;而口腔CT等相关辅助检查费用,以及从首次种植至牙冠安装后半年内的医疗服务全部费用应为2000元。

种植牙结构图。

或许是考虑到此前药品集采后企业盈利难等种种抱怨,《征求意见稿》中还明确指出:“材料费最高下调不得超过20%。”

“若这次试水得以成功并推广开来,意味着医保资金的个人账户部分可为种植牙乃至其他口腔细分领域带来新的集采筹资和支付渠道,而这部分的耗材增量对医疗机构和供应商来讲,也相当可观”,一位不愿具名的口腔行业分析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宁波这次动作的意义很大。种植牙极其昂贵,在国外都不在医保报销目录内,我们可以做得到,如果全国集采价格会更低”,李玲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也就是说中国老百姓未来可以享受比国外更高的报销水平”。

李玲认为,国家医保局未来可能利用医保存量将更多未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的医药、医疗器械,通过集采的方式,以量换价,可以让厂家和患者都能受益。

影响几何?

话虽如此,各方对种植牙集采的未来看法各异,甚至可以说针锋相对。

根据太平洋证券研报,眼下种植牙的全部费用中,种植体作为核心材料,一般费用在3500~12000元,占整个手术费用的50%;手术费+麻醉费在3000~5000元,占比25%;剩余部分中,修复材料和种植基台各占10%,牙冠占5%。

由此可见,宁波医保局定下的标准对耗材供应商、代理商以及医生的利益都有较大影响。

“对于我们来说,种植牙推行集采必然意味着收入下降”,一位牙医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市场环境下,一些种牙低价的诊所可能借机而起,导致劣币驱逐良币”。

同时他认为,当前心脏支架集采出现的断货现象亦很有可能在种植牙耗材上发生,中选品牌也未必能得到临床认可。

在该医生看来,国产种植牙体等耗材在精密加工工艺上同进口品牌仍有较大差距,尤其是种植体。

从市场份额上来看,牙医普遍在临床上更倾向于选择进口品牌。太平洋证券研报显示,瑞士士卓曼(Straumann)、瑞典诺保科(Nobel Biocare)、韩国奥齿泰(Osstem)等进口企业占据了国内90%以上的种植体市场份额。

其中,欧美的价格更高,为公立医院及高端民营口腔医院所青睐。“如果要士卓曼等欧美品牌降到宁波定的耗材价格标准,我认为可能性很小”,该牙医认为。

一位不愿具名的牙科耗材代理商也表示,他们的利润也一定会受到很大影响,可能会让代理商撤出该领域。“不同采购量、不同回款周期的医院,我们给的价格肯定是有高有低的。一旦集采统一定价,碰到一两年回款的医院,说句不好听的,那钱我扔银行吃利息好不好。”

但前北京口腔医院医生、现微适美CEO南哲则十分看好种植牙耗材集采的未来。

“任何市场都是分层次的,不会因为小米出了1999元的手机,手机就要全在3000元以内的价位,高端市场依然存在,受影响的肯定是那些鱼目混珠、性能不好且价格不便宜的手机。种植牙耗材也是同理”,南哲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在他看来,集采将倒逼厂商摒弃过往拼渠道拓展能力的模式,专注产品研发,在提升性能的同时也要注意优化成本;对很多重营销的民营口腔医疗机构来说,种植牙价格被打下来之后,以低价吸引消费者、用非专业医疗服务“割韭菜”的日子也将一去不复返,行业将迎来一波洗牌。

对国产品牌来说,一旦集采落地,也将是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南哲认为,国产品牌在性能上的确还缺少案例证明,但若在集采之后某些品牌可以把价格压得很低,短期内迅速积累一定技术案例,才可能扭转偏见。

从倒逼口腔医疗供给侧变革来看,另一位口腔医疗行业从业者亦对种植牙集采十分乐观。

“在公立医院中,种植科一直是待遇最好、收入最高的科室,也正因如此,进入该科室需要一定的‘门槛’。而这些公立医院种牙医生如果出去‘走穴’,身价很高,很多私立诊所聘用不起,索性就培养一些助理医师,甚至连助理医师都不是的人去种牙”,该从业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在他看来,这是中国执业牙医中只有11%具备种植牙资格的主要原因,“而一旦该科室的利益被压缩,公立医院才有可能让更多的全科牙医掌握种牙技术,有利于整个行业技术的规范和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