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贷款业务引纠纷 山西银行重组前“遗留”问题待解

本报记者 郝亚娟 张漫游 上海、北京报道

在信用时代,个人征信作为信用身份证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也因此,互联网贷款业务中存在的征信不规范问题成为投诉的重灾区。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多位用户反映通过互联网线上贷款APP钱包易贷借款后,出现多种问题影响了个人征信,如还款后无法获取结清证明,钱包易贷APP下架、公众号也无法使用,出现“还款无门”的情况等。从相关合同来看,通过钱包易贷提供放款服务的正是长治银行。

近年来,互联网贷款业务野蛮生长,埋下了很多隐患。自2020年《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互联网贷款新规”)、《征信业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征信新规”)等监管准则出台后,行业整顿正式开始。

然而,随着长治银行被吸收合并进山西银行,其与钱包易贷存续业务如何处理?用户反映的征信问题是哪一方负责?记者就以上问题采访山西银行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谁来处理征信问题?

“欠款还剩下最后三期的时候,钱包易贷的平台却打不开了,也找不到钱包易贷的客服。”借款人刘亚(化名)称,其2018年从钱包易贷借款7100元,放款银行是长治银行,然而自2020年11月开始,他向钱包易贷还款时,就出现了问题。“当时经过与客服协商,对方称我的还款830元即将转账给长治银行,并于次日出具结清证明,但连续三天都说出现了系统问题,之后就联系不上钱包易贷的客服了。同时,我又联系了长治银行,银行却说从此前的转账记录看,要结清还需要再还款2300元,并需要钱包易贷证明结清还款。双方推诿拉扯至今,以至于这笔糊涂账到现在还没有结清。”

用户与钱包易贷和长治银行的纠纷,已经影响到了征信。

用户王进(化名)也表示:“钱包易贷APP下架了,公众号也无法使用。总共借了5200元,还了10期,还剩2期,逾期很长时间,已经上征信了,不知怎么解决。”

记者梳理发现,多位用户反映,通过钱包易贷借款,资金方均为长治银行。且逾期后,在还款过程中,都出现了钱包易贷网站打不开,联系钱包易贷客服、长治银行相关人员均未得到明确答复等还款无门或还款后没有结清证明的情况,造成征信污点。

记者从手机上的应用软件商店搜索“钱包易贷”,也未检索到。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在2020年8月上旬,山西银行便已经开始筹备,彼时,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和长治银行四家山西省城商行相继公告表示于8月下旬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参与“合并重组”或“新设合并”的议案。

今年4月,山西银行正式开业,经中国银保监会批准成立的系原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通过新设合并方式设立的省级法人城市商业银行。

长治银行被吸收合并进山西银行后,这类“遗留”问题如何处理?银行是否有责任?随着监管对互联网贷款业务的规范,长治银行与钱包易贷合作业务,待偿还规模还剩多少?截至发稿,记者还未从山西银行处得到回复。

互联网贷款业务大整顿

在过去,银行通过与助贷机构合作大力发展线上贷款业务,不过,随着风险的暴露以及监管的规范,这类业务也面临调整。

继互联网贷款新规出台后,征信新规也于今年正式发布,并从2022年1月1日起实施,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网络平台个人信息与金融机构“断直连”的靴子正式落地,银行与助贷机构的合作情况也面临改变。

中国银行研究院博士后郑忱阳告诉记者,征信新规实行后,助贷平台与银行的合作会增加征信环节,贷款服务链条变为“助贷平台-征信机构-银行”,银行助贷业务的授信流程更加规范,服务费或将有所增加;助贷平台“马太效应”可能加剧,中小型助贷平台展业困难有所增大,大型助贷平台也会调整经营模式,助贷平台掌握的个人信息数据减少,合作银行的客户信息搜集、处理、贷后管理成本增加,贷款更加谨慎。

从风险来看,当借款人未能按期还款时,由担保机构向金融机构代偿。实际上,很多担保公司并不具备兜底能力,一旦风险事件爆发,就会把风险传导至银行系统。”某律师指出。

2021年2月20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中提到,商业银行应强化风险控制主体责任,独立开展互联网贷款风险管理,并自主完成对贷款风险评估和风险控制具有重要影响的风控环节,严禁将贷前、贷中、贷后管理的关键环节外包。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告诉记者,助贷业务是信贷业务专业化分工后的产物,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行为和数据更多在互联网上发生,科技类平台的助贷作用更加明显。助贷业务范畴很广,涉及营销获客等多个方面,助贷机构与银行属于合作关系,双方优势互补,当然金融机构本身也可以作为助贷服务方。助贷业务此前是粗放的,比如兜底模式、数据滥用、过度营销以及暴力催收等,随着监管政策的逐渐完善细化,助贷进入规范化发展阶段。

“征信新规出台后,助贷平台将加强与征信机构的合作,规范网络平台的助贷业务,明确助贷机构的定位;对合作银行独立风控的要求提高,避免合作银行外包核心风控、与无资质的机构合作,促进金融机构和征信机构的专业化分工与协作。”郑忱阳如是说。

(编辑:朱紫云 校对:颜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