憧憬2022 | “灵魂砍价”走到尽头?创新才是药企出路

后疫情时代,医药产业仍然处于风暴中心,疫苗、核酸检测、新冠口服药……与此同时,行业内政策高频涌动:越来越多品种经过“灵魂砍价”纳入医保,集采所到之处风声鹤唳;百万医药代表面临转岗,资本市场逻辑重塑,“创新”是药企的唯一出路。

2021年底,张文宏医生说这将是疫情应对的最后一个寒冬。2022年,国产新冠特效药物已经上市;创新药接踵而至;前六轮国家集采已经纳入了近300个品种,距离500个品种的小目标又近一步……新的一年,这个关乎人类健康命运的行业,依旧让人充满期待。

医改政策持续深化

2021年是中国“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如何让群众“看得起病”,医院“看得好病”?这一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十四五”全民医疗保障规划》,要求深化医改,推动中国特色医疗保障制度成熟定型;国家药监局等八部门发布“十四五”国家药品安全及高质量发展规划,提出进一步支持创新研发,加快推动我国从制药大国向制药强国跨越。

2021年8月,国家医保局等八部门发布《深化医疗服务价格改革试点方案》(以下简称“试点方案”)。方案提出,要探索政府指导和公立医疗机构参与相结合的价格形成机制,合理确定医疗服务价格,确保群众负担总体稳定、医保基金可承受、公立医疗机构健康发展可持续。

与此同时,作为撬动新医改的杠杆,医保支付方式改革也迎来决战时刻。2021年,DRG/DIP改革试点工作收官。11月,《DRG/DIP支付方式改革三年行动计划》出炉。旨在深化医疗卫生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医保支付高质量发展。随着DRG/DIP付费改革进程加速,医疗服务市场势必受到冲击,药品和检查等都将成为医疗机构的成本中心。2022年是三年规划的开局之年,实施DRG后,医院出于自负盈亏的考量,会优先使用性价比高的药品,性价比低的药品将被逐步出清,手术用药和住院药物的处方将要面临严格控制。

作为深化医改的“突破口”,带量采购挤去药品、高值医用耗材中不合理的“水分”,逐渐打破医药价格虚高的“坚冰”。在过去一年,国家医保局分别组织了第4-6批药品集中带量采购以及第2批医疗耗材带量采购。第四、第五批药品采购分别涉及45和61个品种,采购金额分别达到250亿元、550亿元,中选产品的平均降幅达到52%和56%。第六批药品带量采购为胰岛素专项采购,中选产品平均降幅48.75%,生物制品集采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9月公布的人工关节带量采购中选产品的平均降幅高达80%以上。

2021年,一场场“灵魂砍价”,给越来越多患者家庭带来重生希望。在11月举行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谈判中,在国家医保局谈判代表和企业谈判代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7款罕见病用药纳入医保目录。这其中,用于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的价格从近70万元/针降至3.3万元/针,并纳入医保报销范围。2022年新年第一天,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一科的治疗室里,广东打出“天价药”实施医保第一针。

然而,“灵魂砍价”并非终点。要让患者最终受益,还要解决药品的可获得性问题。2021年,国家医保局、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印发指导意见,要求建立完善国家医保谈判药品“双通道”管理机制,通过将定点零售药店纳入谈判药品供应保障范围,增加药品供应渠道和患者用药选择。

资本市场冰火两重天:IPO不息,破发不止

系列医改政策逐渐步入“深水区”,资本市场也持续作出反应。不同于2020年医药板块整体的“高歌猛进”,2021年的医药板块显得有些许坎坷。据wind数据统计,今年以来,A股医药生物指数下跌5.73%,行业跌幅排名第23;港股医药生物指数下跌30.8%,在11个1级行业涨跌幅排名第11。

图源:华安证券研究所

图源:华安证券研究所

将时间轴拉回至2021年初,可以看到今年一二季度医药板块仍延续了2020年一整年较好的行情,多数医药企业处于起飞阶段。回调现象主要出现在第三四季度后,随着医药整体集采落地和相关医保限价政策的公布,市场对于政策解读偏负面从而导致医药板块开始回调。

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月1日,生物医药板块上市公司423家,总市值7.27万亿,去年同期这个数字是7.53万亿,一年间跌去2600亿元。港股更甚,医疗保健设备与服务以及制药、生物科技和生命科学两个板块上市公司共计184家,总市值3.26万亿港元,较上年同期的4.41万亿港元跌了1.15万亿港元,约合人民币9400亿元。

据申万宏源三级行业指数,2021年涨幅靠前的板块有化学原料药(+34%),中药(+25%),CXO涨幅13%,医疗设备(+11%);跌幅超过20%的是其他生物制品、血液制品、线下药店、医院、化学制剂和体外诊断等;疫苗、医药流通和医疗耗材跌幅超过10%。港股医药板块中,生命科学工具和服务为涨幅最大的子行业,上涨约29.4%;医疗保健设备与用品为跌幅最大的子行业,下跌约63.5%。

尽管医药板块股价起起伏伏,但仍难阻生物医药企业上市的决心。据统计,2021年,共有38家医药企业成功登陆科创板,34家药企成功赴港上市。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4月,港交所修订了主板上市规则,新增第18A章《生物科技公司》,允许未有收入、未有利润的生物科技公司能带“B”上市。截至2021年12月30日,今年港股新增20家18A医药公司。

相比往年医药企业上市便大涨的风光,今年科创板和港股的IPO却显得十分惊险,上市首日开盘即破发的戏码接连上演。成大生物这家常年占据国内狂犬病疫苗半壁江山的“业界老大”在开盘首日以跌幅27.7%收盘;创新药龙头企业百济神州开盘即破发,开盘下跌8.12%后继续跳水,收盘下跌16.42%;此外,迪哲医药、南模生物均上市即破发。港股市场情况更为惨烈,近一半企业出现首日破发情况,其中,北海康成-B、先瑞达医疗-B、心玮医疗-B跌幅超20%。

图源:奥一新闻

图源:奥一新闻

杏泽资本风险合伙人胡洋告诉奥一记者,破发情况有几个原因,第一,在创新药研发企业证券化窗口打开的时候,首批上市企业带来的收益效应导致一级市场对同类企业给出了较高的溢价,而随着类似标的的增加,因为反应时限更短,二级市场更快出现了明显的估值调整,到了明年这个估值偏差可能会影响到一级市场;第二,二级市场的投资风格变得更加保守,创新药研发企业间的优劣差异难以从财务报表中反映,所要求的投资者专业度更高,研发方法也与大部分二级市场的传统研究方法存在区别,所以在初期改革带来的财富效应消失后,投资者开始重新追逐有利润、看得懂的企业,这段时间中药企业的估值回调就是比较典型的例子。当然,中药本身确实带有消费属性,一些特定的中医药产品确实是不错的一个消费医疗产品。

集采内卷,药企忙自救

2021年,药企降价厮杀争夺市场,股价随集采信息而波动已是常见现象。随着第五批集采落地以及集采的常态化趋势,业内普遍认为,带量采购将带来行业大规模洗牌趋势。纵观过去五批带量采购情况,一纸集采中选结果,可以让“行业萌新”成为市场新宠,也可以将行业龙头“按在地板摩擦”。曾有业内人士向记者如此形容药企面对“集采”的处境: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进集采失去市场,进了集采牺牲利润。” 在山东省一地市从事医药代表14年的祝先生告诉记者,集采之后,未能中标的医药产品约等于被“驱逐市场”。“以我们所销售的一款注射剂而言,过去在全市一年能有100多万支的销量,但集采未中标后,我们全年的销量跌到几万支左右,还是我凭个人关系极力促成的。”

以热门赛道为例,国产PD-1的价格已经“卷”出新高度。2019年,信达的信迪利单抗以64%的降幅成功进入医保目录,年费用由28万元降到9.67万元/年,成为首个被纳入国家医保的国产PD-1;2020年,君实、恒瑞、百济神州的三款PD-1再以平均78%的降幅全部纳入医保,年治疗费用直接降到5万元/年。2021年底,新一轮医保谈判开启。这一次,上述四家企业的PD-1主要是围绕新适应证之间的竞争。其中,信达与百济今年新增多项适应证,君实和恒瑞也有多项适应证

2022年1月1日起,新医保目录正式落地执行,PD-1的最新价格得以曝光。据行业媒体报道,信达的信迪利单抗10ml/100mg/瓶由2843元降至1080元,降幅为62%,年治疗费用约为3.74万元/年(医保报销前)。君实生物特瑞普利单抗2ml:80mg规格由906.08元/支变为825.00元/支;6ml:240mg规格由2100.97元/支变为1912.96元/支,相比之前只有小幅度降价,年治疗费用约3.32万元左右;百济神州替雷利珠单抗10ml:100mg由2180元/支降为1450元,降价幅度为33%,年治疗费用不到5万元;恒瑞医药卡瑞利珠单抗此次的定价还是保持在2928元(200mg/瓶),年治疗费用约5万元左右。

价格变成“白菜价”,利润空间越来越,让正处于白热化竞争中的PD-1企业业绩承压。值得一提的是,集采带来的价格骤降及产能要求,也对医药企业带来严峻考验。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大约有20家企业都出现集采中选之后,因种种原因断供的情况。去年,华北制药作为第一个因断供受罚的企业,将集采是否应该“唯低价入围”的思考引出水面。越来越多的药企意识到,低价中选远不是集采游戏最终的胜利,中选后产能供应、业绩压力等挑战都让药企难以安稳度日。

图源:央视新闻

图源:央视新闻

为了打破“集采”困局,架构调整、裁撤团队、剥离业务,药企纷纷展开“自救”。与此同时,百万医药代表正在寻找新的出路。去年1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深度关注|医药购销领域源头正风》一文指出,随着监管层一个又一个“重拳”政策出台,“中间商赚差价”的时代正走向终结,曾经风光无限的“医药代表”,正面临行业巨变。广东省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副会长、专家组成员徐小良告诉奥一记者,医药代表如果回归到原来的初心,即做医药产品的科普学术介绍、医药产品药理知识的宣贯,从这个角度看医药代表还是有存在的意义。行业内普遍认为,医药代表不会消失,但从业的门槛会相应提高。这也意味着,在国家集采、新医保目录、医疗改革纠风等因素叠加下,过去医药代表“躺赚”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在此之后,将带金销售的代价转嫁给普通消费者,增加了流通环节费用,间接造成了“看病难,看病贵”的现实困境将被逐步消除。

曙光初现:国产自主化与国际化进程加速

2021年7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CDE)7月2日发布“关于公开征求《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意见的通知”,引起医药行业资本市场巨大震动。指导原则核心内容是要求新药研发“以患者需求为核心,以临床价值为导向”,规范方向剑指眼下国内创新药靶点扎堆、“Me-too”(类似创新药)泛滥、低水平重复、缺乏真正的创新等问题。

所谓Me-too药,是在原研药基础上,再研发(改造)一款接近的药物。医药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向记者透露,不少企业研发过程中,做的更多是“伪创新”的操作:相关作用机理、适应症不变,只将靶点前移,对分子结构做轻微变动,就能规避专利。中国工程院院士、澳门科技大学荣誉校长刘良告诉奥一记者,目前为止,国内制药领域中多以仿制药为主。但从长远来看,走仿制技术路线是没有出路的。重营销轻研发的企业从长远来看,它的发展势必会缺乏后劲。

问题倒逼进步,过去一年,传统药企以破釜沉舟之势,重金投入研发,在创新药领域全面发力。整个创新药产业链正在平衡调整中向着差异化、自主创新的路径升级。

2021年最后一天,恒瑞医药达尔西利、恒格列净同日获批上市,分别是首个国产CDK4/6抑制剂、首个国产SGLT-2抑制剂。其中,达尔西利从申报上市到获批,仅用时8个月。可见,创新药国产自主化进程正在加速,新药获批和商业化今年将呈井喷之势。2021年国家药监局批准国产创新药27个(不包含疫苗和中药),2020年为14个。2021年底医保谈判,67个目录外独家药品谈判成功,国产占比63%,创历年新高,今年将快速放量。

2021年是创新药企的“出海”元年,国际化进程正不断加速。这一年,中国创新药授权海外超20项交易,涉及CAR-T、ADC、BTK抑制剂等,其中最大一笔交易为百济神州肿瘤药物TIGIT抗体以最高29亿美元授权给诺华。

政策也在引领创新药的差异化发展方向。2021年医保谈判新纳入7个罕见病用药,用于治疗SMA的高价药诺西那生钠注射液,降价后惠及约3万存量患者,市场空间随即打开。据Frost&Sullivan预测,国内罕见病药物市场将以34.5%年复合增长率,由2020年13亿美元增长到2030年259亿美元。立足于临床需求的差异化创新,或可缓解本土药企的内卷化焦虑。对于罕见病产业而言,走“低价路线”或者“价值路线”?依然有很长一段路需要探索。

2021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十四五”全民医疗保障规划》,其中提到:2025年国家和省级药品集采品种达500个以上,公立医院通过省级集采平台采购品种金额占比达90%。目前来看,带量采购距离500个品种之约已经完成了超一半,往后的日子,或不难熬。分水岭是否即将出现?多位医药行业研究人士认为,经过前几轮“灵魂砍价”,后续国采规则或有新调整,未来药品价格谈判将趋于缓和,整体降幅可能不会太大。同时,过去一年强调保供应的力度史无前例,针对期满续约的产品,也开始减缓降价压力。

纵观全球竞争格局,中国药企的身影愈来愈多出现在国际舞台。从国内竞争看,恒瑞等传统药企正在经历转型阵痛期,目前已初见曙光;而百济、信达等创新药企已初具Biopharma(生物制药)形态,深陷同质化困局的Biotech企业也在尝试多条管线试图破局。集采终将行业推向哪里?生物创新药的终局在何方?让我们拭目以待。

监制:谢艳霞

策划:谢江涛 高春明

统筹:卢若情

主笔:林诗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