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称每日优鲜缓缴社保停发工资,公司股价较发行时跌去98%

股价跳水、盈利艰难,2022年生鲜电商正在走到岔路口。7月28日,有网友称每日优鲜在下午开完会后宣布原地解散,同时员工没有收到离职赔偿以及工资。对此,每日优鲜工作人员回应称,在实现盈利的大目标下,公司对业务及组织进行调整。次日达、智慧菜场、零售云等业务不受影响。由于业务调整,部分员工离职,公司目前正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最大限度保障员工权益。截至发稿前,每日优鲜美股盘前跳水,一度跌超40%。员工社保断缴一位每日优鲜的技术岗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7月28日下午公司用飞书拉了语音会议通知后,没有给员工反应时间就停用了飞书邮箱账号。而在下午的会议中,公司高层都没有出席,仅有公司财务和人力负责人出面表示公司没有收到之前2亿元的投资到账款,而公司账上没有多余的钱。同时,该员工表示截至目前公司拖欠了6月和7月的工资以及5月、6月、7月的社保。最令员工头疼的是社保问题,“最核心的5、6月份社保被公司缓缴了,按现有政策只能谁缓缴谁缴纳,导致自己花钱没法缴纳,社保彻底断了,工资就算了社保是大坑。”此外公司没有任何离职赔偿,因此员工决定采取集体仲裁的方式维权。不过,该员工也表示维权成功的希望很低,资产应该优先债权人,公司在供应商处拖欠了太多费用。对于公司陷入困境,该员工表示今年年初已有征兆,当时公司单量大幅度缩减,同时进行了两波裁员。不过上述员工也没有想到消息这么突然,“老板们此前完全看不出来,一些管理层都觉得太突然了,之前还正常开会讨论后面发展。”此外,公司的法人更替也是信号之一。根据天眼查,今年7月18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创始人曾斌改为孙玉英,同时另一位创始人徐正也不再担任公司董事一职。风险信息显示,北京每日优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涉及多个法律诉讼信息,案由多为买卖合同纠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等。同时,该公司曾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被强制执行,执行金额超160万元。此外,该公司还存在10余条劳动仲裁信息,案由多为违法解除(终止)劳动合同。同样在7月28日,每日优鲜宣布取消了30分钟极速达业务,次日达业务依然提供服务。据第一财经体验,次日达业务依然可以下单,通过京东物流配送。从资本市场的表现看,每日优鲜的困境早有征兆。去年6月25日,每日优鲜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为13美元,此后股价持续下滑,截至发稿,每日优鲜股价为0.236美元,与发行价相比跌去了98.2%。每日优鲜的低股价也引发了纳斯达克的关注,每日优鲜在6月4日宣布由于股价在过去30天低于1美元,收到了纳斯达克的通知。对此每日优鲜表示纳斯达克通知函不影响公司业务运营,公司将在规定的宽限期内采取一切合理措施恢复合规。除了股价跳水,每日优鲜至今未发布2021年第四季度及后续财报。从已经发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看,每日优鲜2021年第三季度总净收入达到21.22亿元,较2020年第三季度的14.41亿元增长47.2%。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9.737亿元人民币,而2020年同期为6.162亿元,同比扩大了58%。盈利成难题对于生鲜电商而言,以投入换规模后如何盈利是最大的难题。生鲜电商可以细分为多个赛道。每日优鲜、叮咚买菜所处的前置仓赛道难度更高。有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前置仓核心在于供需,通过大数据了解消费需求进行配货和即时送达,难度更高。”也因此,该人士认为创业公司在前置仓赛道有难度,“前置仓赛道在目前环境下不太适合创业公司,这个行业属于高频刚需长期看有价值,一旦跑出来竞争壁垒极其高。但是跑的过程中可能需要大量的资金,如果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盈利方式,是比较困难的。”从行业看,前置仓模式需要玩家进行进行高投入。东方证券研报显示,前置仓数量上,截至21Q4,叮咚买菜全国累计开仓数达1400个;每日优鲜,截至21Q2,全国累计开仓数达625个;美团买菜由于开城数较少,截至2021年底开仓数约400个。另一方面,三个玩家独立App月活跃用户数与业务规模成正比。从用户数量来看,根据2022年5月的最新数据,叮咚买菜App的月活数为4511万人,远高于每日优鲜的866万人和美团买菜的387万人(也和美团买菜可以从主站下单有关)。从用户粘性来看,叮咚买菜30日新安装用户的留存率高于每日优鲜和美团买菜,根据2022年5月的最新数据,叮咚买菜App的新用户留存率达9.51%,同期每日优鲜、美团买菜分别为6.10%、5.48%。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对第一财经表示,生鲜电商的问题是互联网模式扩张的共同问题。早期利用烧钱获得市场份额,但当企业到达一定规模,投资者就需要互联网烧钱企业拥有一定的盈利变现能力,把流量变为利润,而没有找到盈利方式的企业只有流量,未能形成运行体系,就不得不面临现金流断流的问题。当前欧美国家利率成本正在提升,所以互联网模式破局越来越难。在7月14日,每日优鲜宣布获得山西东辉2亿人民的股权投资,并达成战略合作,这曾被外界认为是每日优鲜的机会。但每日优鲜员工表示,这笔融资还没到账。盘和林认为,资本撤出后,每日优鲜缺少融资渠道,于此同时,其内部运营成本高企,并没有实现经营现金流回正,当前庞大的前置仓体系需要消耗非常多的现金,没有现金来源,又在烧钱,最终导致其运营体系无法维系下去。除了每日优鲜,去年6月上市的叮咚买菜股价在上市后也一路下滑。截至发稿,叮咚买菜股价为5.32美元,较23.5美元的发行价跌去了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