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贷款用途违规问题,不能光靠宣传教育,这一招霹雳手段管用?

解决贷款用途违规问题,不能光靠宣传教育,这一招霹雳手段管用?

王文金(资深金融从业者)

贷款用途违规问题这一顽症,之所以久治不愈,主要在于没有综合治理,多为局部的“手术式治疗”、阶段性的“运动式治理”。“十四五”规划提出要“完善宏观经济治理”,解决好贷款用途违规问题对完善宏观经济治理非常必要。国内不少专家学者站在不同的角度,对解决贷款用途违规问题提出过不少有价值的意见建议,田代臣、李长方(2008)提出要加大对用途违约借款人的处罚和惩戒力度,董希淼(2021)提出多方发力防信贷资金违规入楼市,李凤文(2021)提出对信贷资金违规进楼市须合力围堵;但存在的不足还是更多着眼于解决某个领域、某个层面的贷款用途违规问题,而不是从全局性、系统性、根本性的高度来考虑解决众多领域、持续存在的贷款用途违规问题。为从根本上解决贷款用途违规问题,应在总结我国长期以来贷款用途管理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按照新发展理念、实行综合治理。

一、加强贷款用途合规的宣传教育。建国初期,就有专业人士认识到了加强贷款用途合规性教育的重要性,1954年名为寸木的作者在《中国金融》杂志发表了题为“注意教育农民将贷款用于正当用途”的文章;反而后期,基本没有在全社会开展贷款用途合规的宣传教育。要将贷款用途合规作为“弘扬诚信文化,建设诚信社会”的一项基本内容来宣传教育,让广大借款人认识到守信不止是按期还款,还包括按约定用途使用贷款,否则同样是失信行为。从更深层次来说,贷款用途违规是比贷款逾期更严重的失信行为,贷款逾期既可能是借款人主观原因造成、也可能是客观原因造成,而贷款用途违规主要还是借款人主观原因所致;从危害程度来说,贷款用途违规的危害显然要超出贷款逾期还款。对于银行从业人员,同样要加强贷款用途合规的宣传教育,充分认识到贷款用途合规对防控金融风险、维护社会经济秩序、提升宏观经济治理质效的重要意义,认识到贷款用途违规应负的法律责任,不断强化贷款用途合规的认识,纠正为业绩放松贷款用途合规把关的倾向。

解决贷款用途违规问题,不能光靠宣传教育,这一招霹雳手段管用?

二、完善贷款用途违规的责任落实。对贷款人的法律责任规定已较为严密、严格,重点是要强化对借款人违法违规行为的责任追究,完善借款人用途违规的惩戒措施,让借款人负起该负的责任。通过落实借、贷双方的责任,使借、贷双方都能更加重视贷款用途合规要求。除了可由银行追究借款人贷款用途违规的民事责任外,还应视性质、危害程度,由监管部门或司法部门对借款人落实以下责任追究:将借款人贷款用途违规行为信息纳入征信系统,列为失信行为;监管部门可对较严重的贷款用途违规行为的借款人进行行政处罚,对经认定借款人负主要责任的,由监管部门对借款人给予罚款、罚没违法所得、取消在各银行的借款准入资格等行政处罚,对借款人形成强有力的约束;对于金额特别大的贷款用途违规问题,应列入贷款诈骗罪由司法部门追究刑责。归根结底,贷款用途违规问题主要还是借款人改变贷款用途的情况多一些,银行发放贷款用途违规的情况极少,只要借款人能自觉遵守贷款用途管理的要求,那么贷款用途的合规整体状况必然会有根本好转。

三、健全贷款用途管理的科技手段。监管部门在贷款用途管理上除了监管职能,还应承担起支持、服务的职能,在技术上、手段上为各银行加强贷款用途管理提供支持,也为提升基层监管机构的质效创造条件,而不应将监管局限在“严”和“罚”上。为加强贷款用途的管理,实现贷款资金交易的监测,可由银行监管部门牵头建立“银行信贷资金交易监测系统”,对信贷资金在各银行间的交易流转进行监测分析,让信贷资金的真实用途更加清晰、透明。一旦有这样一个监测系统,对银行、借款人来说将形成强大的约束,一些规避贷款用途监督的手段、方法都要“现形”。既有效解决了银行贷后管理中的手段短板,也能大幅提升银行监管部门对银行贷款用途监管的质效,还能为宏观经济管理部门提供更加精准的信贷投放数据。如考虑到监测系统的效率和成本,可只将规定标准以上的大额贷款纳入监测。

解决贷款用途违规问题,不能光靠宣传教育,这一招霹雳手段管用?

四、推进贷款用途管理的法规建设。贷款用途管理的法律根源在《商业银行法》,由于该法在贷用途管理的法律责任上只对银行作了规定,导致其后出台的“贷款新规”遵循《商业银行法》的立法精神,将贷款用途管理的法律责任一边倒的倾向了银行。因此,有必要在目前已启动的《商业银行法》修订程序中解决这一问题,对贷款用途管理中的借款人责任做出更明确、有约束力的规定。为统一、规范贷款用途管理规定,建议国务院制定专门的《银行贷款用途管理条例》,以弥补《通则》和“新规”对贷款用途管理规定上的不足。在规范银行、借款人的责任、罚则的同时,也明确监管部门的职权,监管部门在加强贷款用途监管的同时,还应为各银行提供支持服务。

贷款用途管理在我国之所以这么重要,与我国实行的是政府宏观调控下的市场经济有关。要进一步提升宏观经济治理的质效,加强贷款用途管理是一个重要的切入点。发展互联网小额贷款,更要面临贷款用途管理的难题,只有解决好贷款用途违规问题,互联网小额贷款才能健康有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