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一银行贷款管理不严罚90万,两高管伙同房企借壳贷款,数罪并罚

文·图/任捷

本案警示:必须加强对中小型股份制银行的科学监管,保证其信贷权力公开透明,并受到制约和监督。

房地产商面临资金链断裂,冒用其他企业名义“借壳”贷款。银保监部门和监察机关介入后,违法放贷的银行高管被查实以贷谋私,收受巨额贿赂。2021年6月2日,广西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对两名银行高管数罪并罚。

广西一银行贷款管理不严罚90万,两高管伙同房企借壳贷款,数罪并罚

违法发放贷款的银行高管受到法律制裁


沆瀣一气

2019年12月6日,广西柳州银保监分局发布消息称,广西融水柳银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柳银银行”)存在以下违规事实:贷款审查审批不尽责;贷款管理不到位,信贷资金被挪用归还贷款本息。柳州银保监分局对其罚款人民币90万元。同时,该分局对柳银银行董事长邹晓祥作出剥夺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两年的处罚,并罚款人民币10万元;对柳银银行行长梁晓军给予警告处分,罚款人民币8万元。

柳银银行是国有参股银行。董事长邹晓祥、行长梁晓军是公务人员。

2016年初,柳州市飞途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飞途公司”)因经营不善陷入困境,四处求贷无门,于是盯上了柳银银行。银行信贷管理有“三查”的规定,即贷前审查、贷时调查、贷后检查。柳银银行信贷部在进行贷前调查时,发现飞途公司的土地等资产早已抵押给别的银行,遂拒绝了其贷款请求。飞途公司的老板放话给经办员:“如果直接贷款的门打不开,我就‘爬墙爬窗’进去弄钱。”

他多次找邹晓祥和梁晓军协商,提出“借壳”贷款的方案,就是以其他企业的名义贷款。邹晓祥和梁晓军同意了,但要求申请贷款的主体必须是“事关民生的企业”。

2016年4月27日,飞途公司利用其员工仲平的身份信息,注册了一家农资经营部,随后利用该经营部,以“资金周转”为由,以某酒店做抵押担保,向柳银银行申请贷款480万元。邹晓祥和梁晓军以支持“三农”建设为由,要求该行员工按贷款流程整理资料,并签署了同意发放贷款的意见。半个月后,480万元经农资经营部中转,进入飞途公司账户。

但是,相对于飞途公司巨大的资金缺口,这笔贷款是杯水车薪。一个多月后,飞途公司借用融水县某医疗诊所的名义,以某商贸城做抵押担保,申请贷款405万元。邹晓祥和梁晓军很快又签字批准发放贷款。

融水县的水果种植业是当地政府重点扶持的产业,银行的信贷政策向其倾斜。2016年7月至2017年7月,飞途公司相继以其4名员工的身份信息分别注册水果种植场,并以“水果种植需要资金”为由,向柳银银行申请贷款。飞途公司均以担保人的身份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经邹晓祥和梁晓军审批,柳银银行共计发放贷款1550万元。

飞途公司通过借用其他经济实体或以他人名义成立经济实体的方式,向柳银银行申请贷款,先后共有2435万元进入该公司账户,其中抵押担保贷款885万元,信用连带担保贷款1550万元。然而,这些资金并没有扭转飞途公司的经营颓势。直至案发,飞途公司在柳银银行的贷款全部逾期未能归还。

2019年11月,柳州银保监分局对柳银银行进行审计,查出包括对飞途公司发放的贷款在内,该行累计违法发放贷款4.09亿元。同年11月29日,柳州银保监分局处罚了邹晓祥和梁晓军。

广西一银行贷款管理不严罚90万,两高管伙同房企借壳贷款,数罪并罚

以贷谋私

事情并未就此了结。柳州市监察委分别对邹晓祥、梁晓军立案调查,掌握了两人涉嫌受贿的线索。2020年8月5日,柳州市监察委对二人采取留置措施。

55岁的邹晓祥是金融科班出身,24岁就开始在银行系统工作,业务精、资历深。2010年12月,邹晓祥受委托担任柳银银行董事长兼行长,梁晓军作为其副手,两人配合默契。2015年,邹晓祥主动将行长职位让出,力荐梁晓军担任行长。梁晓军打心里对邹董感恩戴德。

向飞途公司发放贷款,正是邹晓祥授意梁晓军,两人共同操作的。在帮助飞途公司贷款的过程中,邹晓祥先后10次收受对方财务负责人贿赂的2万元人民币、12万元面值的购物卡、3万港元及价值5000港元的赌场筹码。

酷爱赌博的邹晓祥在赌桌上结识了不少商人。2012年上半年,邹晓祥利用担任柳银银行董事长的职务便利,帮助个体经营者鲁某、倪某、杨某、秦某办了多笔小额贷款。为表示感谢,四人凑钱送给邹晓祥好处费10万元。

当年10月的一天,同为牌友的酒店老板周平想着投资股市能赚大钱,于是专程到邹晓祥办公室,张口就要贷款200万元。邹晓祥婉言拒绝道:“你是个体户,这么大的数额可不好办。”孰料,周平有备而来。他从提包里拿出12万元现金,说:“邹董,我拿酒店做抵押,不会有风险的。”眼见码在桌上的一捆捆现钞,邹晓祥哪里舍得放手?于是他递话给周平:“去做做梁行长的工作吧。”

周平打着邹晓祥的旗号,找到梁晓军商议,贷款很快落实到位。之后,周平通过“以新还旧”的方式占用资金,梁晓军予以配合。2015年至2017年,梁晓军先后两次收受周平给予的10万元。

邹晓祥为汪某、赵某、朱某在审批贷款中提供帮助,收受三人的贿款30万元。就这样,从2012年至2018年,邹晓祥利用董事长的职务便利,多次为他人贷款提供帮助,从中捞到好处费。

在融水县承包建筑工程的姜荣,因为工程垫资,年年需要贷款周转,梁晓军给姜荣的抵押贷款行了方便。作为回报,每逢春节,姜荣都亲自将5万元的好处费送到梁晓军的府上。从2012年到2017年,梁晓军共计收受姜荣现金3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1月上旬,姜荣听闻梁晓军即将升任行长,遂提前到梁家“进贡”并贺喜。姜荣离开时,梁晓军看见他开的是一辆崭新的别克小轿车,啧啧赞叹道:“这车真不错,我很喜欢。”他还围着车子转了好几圈。姜荣明白了梁行长的意思。几天后,他将同款车开到梁家,把车钥匙交到梁晓军的手上。

在向梁晓军行贿的十多人中,章伟是“贡献”较大的一个。2014至2018年,梁晓军先后10次收受章伟给予的人民币、购物卡、港币及赌场筹码。


广西一银行贷款管理不严罚90万,两高管伙同房企借壳贷款,数罪并罚


数罪并罚

2021年2月28日,融水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分别对邹晓祥、梁晓军提起公诉。法院分案进行审理。

出庭检察官指控,2012年至2018年期间,被告人邹晓祥利用担任柳银银行董事长、行长的职务便利,利用贷款审批权收受他人财物,构成受贿罪。检察官还指控,飞途公司为获取银行贷款,多次派员工与被告人协商,商定借用他人名义贷款,即“借壳”贷款。邹晓祥与梁晓军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

梁晓军亦有受贿的犯罪事实。2013年至2019年期间,他利用职务便利,为多名贷款申请人的贷款审批提供帮助,收受现金、购物卡、赌场筹码以及小轿车。

2021年3月25日,融水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分别作出判决:被告人邹晓祥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2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2万元,其违法所得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被告人梁晓军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5万元,其违法所得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一审宣判后,邹晓祥、梁晓军均提出上诉。邹晓祥称,6笔贷款均依法办理了抵押贷款手续,也未能确定造成贷款损失,一审判决认定违法发放贷款罪,数额特别巨大,没有法律依据。二审期间,梁晓军的家属代其退出全部违法所得,并预缴罚金。其辩护人提出,梁晓军认罪悔罪态度好,且因违法发放贷款已被行政处罚的罚款,在罚金部分应做相应折抵。

2021年6月2日,经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鉴于邹晓祥、梁晓军具有自首情节,对两案分别作出部分改判。邹晓祥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梁晓军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3万元。

(文中除邹晓祥、梁晓军及柳银银行外,其余人名及单位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