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哭诉:每月3000退休金,却在女儿家被当成“仇人”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真的难以相信在女儿家养老是一件极其悲哀的事情。我今年65岁了,有两个女儿,大女儿结婚后我从四川跟她到了河南,她和我女婿在外务工的那几年,两个小外孙全部是由我来照顾的。刚开始到河南的时候,街坊邻居说的方言我都听不懂,我花了好长时间才能听懂河南话。女婿每个月给我2000元生活费,我经常买好酒好菜请街坊邻居来家做客,花的大多都是我自己的钱,但是没想到这些事传到我女儿女婿那里就成了乱花钱。我一个外乡人,当然需要通过好客去结交一些朋友啊,不然太孤单了。我两个小外孙很调皮,我管教他们的方式就是用荆条打,我觉得小孩子需要打才会听话。没想到我的两个小外孙不记得我给他们花钱买东西,带他们出去玩,只记得我打过他们。当我开始喜欢这里的时候,我女儿和女婿都决定不出去务工了,我们之间的矛盾也由此引发了。女儿女婿在家的时候,我3000元的养老金基本上全部贴补了家用,但是女儿女婿从来没有因为我的慷慨有过半分感激,我付出的越多,她们越不屑。我有糖尿病,每个月都需要花不少钱,我买药的钱全部是自己的,但是即使这样也从来没有换来女儿女婿的好脸色。我喜欢吃辣,但是饮食方面女儿女婿从来不会以我的口味为主,她们做的饭我真的是难以下咽。两个小外孙整天对我颐指气使,一旦我不去执行他们的命令,他们就会骂我,每当我想拿荆条打他们时,我女儿不问缘由上来就指责我,严重时还会上来推我。而我女婿呢,除了拿我养老金的那一天对我格外客气,平时都不太搭理我。每次我在家里发牢骚时,我女儿和女婿就会串通小外孙不跟我说话,那种在家里被当成空气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我是后来才明白女儿女婿对我态度转变大的根本原因,我女婿是不愿意为我养老送终,我要是真的在这边养老了,他就是名义上的“赘婿”。而我大女儿从小就跟我不对付,她让我来河南也只是因为我是个让她放心的免费保姆,现在她不需要了,自然要摆脱掉我这个累赘。我在大女儿家是无法住下去了,就给小女儿拨通了电话,我跟我小女儿感情一直很好,但是小女儿一直没有明确表态让我过去,只是给我转了5000元钱,那一刻,我的心真的是凉透了。现在我回到了四川跟我老伴一起生活,虽然住着破房子,每天还要挖地,粗茶淡饭,但是真的好过寄人篱下。在自己亲生女儿家都有寄人篱下的感觉,真的是人生的悲哀。人老了,能够依赖的还是自己,即使儿女孝顺也不可能完全照顾你的感受,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跟儿女的关系闹僵。所以年轻时存够养老的钱,年老时过过自己想过的日子,不管儿女孝不孝顺都不麻烦她们,也许是最明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