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农商行“踩雷”,借信托向紫鑫药业放贷2.8亿,回应称抵押物足值

来源:华夏时报下载新浪财经APP,查看更多资讯和大V观点原标题:广州农商行“踩雷”,借信托向紫鑫药业放贷2.8亿,回应称抵押物足值本报记者傅碧霄 北京报道陷入债务危机的紫鑫药业(002118.SZ)一则公告引出了背后的债权方广州农商行。11月10日,紫鑫药业发布的公告显示,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被广州农商行诉讼。此前,广州农商行两次借道信托向紫鑫药业放贷,涉案的两笔本金分别为2亿元和8720万元,总额达2.872亿元。而当前紫鑫药业所欠债务已超过26亿元,广州农商行还能否收回贷款?对此,广州农商行相关人士于11月12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两笔贷款有不动产作为抵押,抵押物足值,评估价预计在6亿元以上。借信托放贷广州农商行的这两笔贷款分别通过国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国通信托”)和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安信托”)发放。2019年2月19日,广州农商行与国通信托签订合同,约定信托金额为9500万元,信托期限为12个月。随后,2019年2月20日,国通信托向紫鑫药业发放货款本金9500万元,贷款期限为12个月,年利率为9.5%。2020年贷款到期后,紫鑫药业未按合同约定还款付息。2019年6月20日,长安信托与紫鑫药业签订贷款合同,约定由长安信托提供货款2.894亿元,贷款期限为2019年6月24日至2021年6月23日,货款利率为年利率9.5%。2019 年6月27日,广州农商银行与长安信托签订合同,约定信托金额为2.894亿元,信托期限为24个月。2019年6月24日,长安信托向紫鑫药业发放货款本金2亿元。但自2020年9月起,紫鑫药业便未按期还款付息,2021年6月23日贷款到期后,紫鑫药业仍未清偿全部债务。紫鑫药业的这两笔贷款均由北京中科紫鑫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京紫鑫”)、敦化市康平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郭春生、郭荣、仲桂兰提供保证,保证期间为主合同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3年,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北京紫鑫还为紫鑫药业的贷款提供抵押担保,抵押物为位于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创九街11号院1号楼等8幢楼的不动产。国通信托的抵押顺位为第二顺位,长安信托的抵押顺位为第三顺位。由于紫鑫药业未能按期还款,国通信托和长安信托将债权及担保权利一并转让给广州农商行。广州农商行相关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通过业务部门了解,这两笔贷款的抵押是足值的,抵押物有8栋楼以及土地,在2018年评估价就达5亿元,现在按照市场公允价值变动应该有6亿-8亿元,所以担保是足够的。”关于这两笔贷款,广州农商行的诉讼请求分别为归还本金8720万元和2亿元,计入利息、违约金、罚息等费用,两笔贷款的应还金额暂合计1.61亿元、2.43亿元。至于为何通过国通信托发放的贷款为9500万元,而诉讼请求归还本金8720万元,广州农商行人士未给出解释。关于异地放贷这并非广州农商行第一次踩雷信托,此前该行就曾卷入25亿元的信托违约风波。而且,农商行异地放贷的风险近年来受到监管部门的重视。2019年1月,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推进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 强化治理 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意见》。农村商业银行应准确把握自身在银行体系中的差异化定位,确立与所在地域经济总量和产业特点相适应的发展方向、战略定位和经营重点,严格审慎开展综合化和跨区域经营,原则上机构不出县(区)、业务不跨县(区)。应专注服务本地,下沉服务重心,当年新增可贷资金应主要用于当地。那么,广州农商行为何还在2019年向位于吉林的紫鑫药业跨省放贷呢?对此,上述广州农商行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该行最开始向紫鑫药业发放贷款是在2018年,当时异地业务还不受限制。“后来第一笔贷款出现了不良,我们希望对紫鑫药业进行一些支持,把贷款收回来,才有了2019年的第二笔、第三笔贷款。” 这位人士还表示,自从监管意见发布后,广州农商行就不再做异地放贷业务了。而2018年投向紫鑫药业的那笔贷款,目前也在打官司。另外,本报记者注意到,今年第三季度,广州农商行加大了不良债权的处置力度。广州农商行在10月22日发布的公告中表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本集团口径下未经审核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略有增加,较2021年6月30日止经审核后的净利润略有下降,下降主要原因,一是集团大幅计提拨备,提升风险防御水平;二是于第三季度加大不良债权处置力度,同步消耗了部分财务资源。”11月2日,广州农商行发布的关于前三季度财务数据的自愿性公告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广州农商行及附属公司总资产为11136.73亿元,较年初增加8.35%,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76.96亿元,同比增长5.5%,净利润33.06亿元,同比增长3.65%。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