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开花的网红惠医保,会有硕硕累果吗

全国各个城市的普惠型商业医疗保险的遍地开花,是商业健康保险的一次革新,是现行医疗保障制度的补充。惠医保均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体,医疗救助为托底,补充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慈善捐赠、医疗互助共同发展,更加健全的的完善了医疗保障制度体系,更好地满足大众人民群众多样化的健康保障需求。上海人专属的惠民保险“沪惠保”的横空出世,一上线就席卷了各大平台。上海城市定制型商业补充医疗保险“沪惠保”总参保人数超739万,参保率高达38.49%。占整个上海市参保人口的1/3,总保费超过8.5亿元,创下“城市定制型商业医疗保险”首年投保人数、参保率、保费规模多个行业之最。这对于基本医保参保人数约1900万的上海来说,相当于不到3个上海人中就有1人投保了“沪惠保”,创下中国“城市定制型商业医疗保险”首年参保人数之最。上海不愧是全国经济中心的城市,其经济发展真的是让其他城市望而却步,只能望其背影。“沪惠保”掀起的新一轮热潮也让整个行业为之雀跃,“政府主导”或“强背书”以及“共保体”成为了2021年惠民保的新标签。作为西北的兰州人口400万,金城惠医保参保人数才50万元,真的是无法与之比拟的。上海惠医保是不是也像兰州金城惠医保一样,保险公司为了完成数据任务强行给员工施加任务目标压力,最终员工只能自己掏钱送保险,保险公司给最终没完成任务的员工同等金额扣罚了?我想是不会的,上海是东方明珠,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这意外着人们的思想、头脑、做事风格都会比其他地方高出很多规格。在739万“沪惠保”参保群体中,50后、80后为参保主力军;在参保形式上,家庭投保成为“沪惠保”的主流形式,超过一半用户为家人投保,其中尤以80后最为踊跃,并为父母、配偶、子女全家三代人都配齐。从理赔的数据来看,沪惠保真正的做到了普惠型的人民保险,遍地开花,硕果累累。沪惠保两个多月以来累计赔付保险金额1.28亿元,累计受理理赔服务共25400人次,平均理赔时效为2.48天。从7月1日生效至7月29日,总受理件数为3995件,累计赔付金额为2111万元。仅在生效前两个月,赔付金额月增幅就高达506%,受理理赔服务量也暴增5倍以上。承保2个月之后,8.5亿的总保费子就理赔支出了1.28亿,时点赔付率15%,月平均赔付率7.5%,即使在后续赔付率不上升的前提下,满期赔付率也将达到90%以上。但是“沪惠保”在剩下的10个月保障期内,赔付率会不上升吗?或者呈现前高后低的情况吗?显然不是的。通常商业医疗险理赔的都是低开高走,尤其到冬天,天气变化,低温天气更是会让很多年龄稍大人群发生病变。以典型团体保险企业补充医疗为例,通常下半年的理赔率明显高于上半年,而惠民保的保障对象更是重大疾病的患者,且以老年人为主,一旦开始理赔,会根据治疗进程持续申请。而与此同时,纵观各地正在运行中的惠民保,在赔付情况上可谓冰火两重天。去年开展的许多惠民保产品,价格便宜至49元、59元,赔付率却异乎寻常的低,就兰州金城惠医保而言,截止7月理赔数据总计赔款475.51万元,对于参保人数50万人。每人保费69元。对于3450万元总保费来说赔付率才13.2%。8月至12月中5个月的时间内理赔会更高于前几个月,最大理赔估算以1000万元,总计赔付率45.66%。有些保险公司很自信地出来说,“只要形态不动,这个价格还能维持三年不调价”,理赔数据这是他们自信的来源。在东南沿海省份的城市在2020年上线的惠民保,承保机构对内面临KPI考核之痛,对外则面临下一年是调费还是退出的选择难题。大多数人认为惠民保将成为基本医保之上的一种制度安排,发挥商保第二支付方的作用;少数人则认为惠民保只是昙花一现、热闹一阵,赔穿是迟早的事儿。作为保险来说,其本质就是补偿,通俗说就是赔。最终的结果就是赔或者不赔。任何业务的发展对于商业保险公司来说盈利是最大目标,一种业务的连续亏损就会让保险公司做出选择,提高承保条件会者选择退出。普惠型医疗保险无论是亏损还是盈利,只是站在不同的角度而言。对于保险公司而言,尤其是上海地区的保险公司,就以人保为例,保费规模至少在100亿以上,而沪惠保总保费才8.5亿元,份额内保费按照50%算才是4.25亿元。惠医保保费对于保险公司而言只是表面数据。推动惠医保的发展真正的目的在于用少量的保费撬动政府及大型客户,也就是获客的重要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