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天价药买单?120万一针的抗癌药无缘医保谈判,支付体系亟待创新

备受市场关注的天价抗癌药无缘医保谈判。

11月12日,为期三天的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谈判落下帷幕。据国家医保局最新消息,价值120万元的阿基仑赛注射液(商品名:奕凯达)通过了初步形式审查,但并未进入医保目录谈判环节。

一位不愿具名的创新药企内部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医保的落实,从国家的战略来讲,目前中国市场跟欧美市场应该说是非常不一样的。虽然中国有很广大的患者人群,却很难有像欧美一样支付能力的病患。部分高价的创新药纳入医保以后,很难会利于未来国内的患者。“因为可能只有个别的人有能力去得到治疗,但大部分的患者还是远远地观望。”他解释道。

“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医保的政策也会倾向于一些性价比较高的创新药。Me-better药物也好,或者全创新的药物也好,但更强调的是性价比,而不会像欧美那样只强调药效创新,这个是国情。”上述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无缘医保谈判并非个例

阿基仑赛注射液是个体化定制活细胞药品,通过基因工程修饰患者自体T细胞,表达靶向肿瘤抗原分子,激活T细胞介导杀伤肿瘤细胞。今年6月,复星凯特研制的阿基仑赛注射液药物获上市批件,成为我国首个批准上市的CAR-T细胞治疗类产品。

复星凯特是复星医药(600196.SH)与美国Kite Pharma(吉利德旗下公司,下称“Kite公司”)的合营企业。奕凯达是复星凯特引进Kite公司全球首个获批治疗非霍奇金淋巴瘤的CAR-T产品Yescarta(Axi-Cel)后,进行技术转移并获授权在中国进行本地化生产的靶向人CD19自体CAR-T细胞治疗产品。

尽管治疗优势显著,但奕凯达120万元/袋的价格仍然让多数普通人望而却步。自今年7月被纳入通过国家医保局初步形式审查的名单,这款天价抗癌药最终会否被纳入医保、降价幅度多少,便始终是大众讨论的焦点。

据国家医保局介绍,价格较为昂贵的药品通过了初步形式审查,仅表示经初步审核该药品符合申报条件,获得了进入下一个调整环节的资格。药品最终能否进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还要接受包括经济性等方面的严格评审,独家药品还要经过价格谈判。

奕凯达的经历并非个例。2020年,渤健公司“70万元一针”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SMA)的罕见病药物诺西那生钠注射液,同样是通过了医保局的形式审查,但没能通过国家医保局组织的药物经济学测算程序,不参与本次谈判,无缘进入医保目录。

对此,国家医保局相关工作人员曾回应称,诺西那生钠注射液自2019年在国内上市以来,已被纳入医保谈判日程,但因药物价格下不来,始终没办法进入到医保目录。“国家医保局制定的医保目录适用于全国各地,因此需确保进入医保目录的药各地方都能用得起。此类罕见病药物一旦纳入医保目录后,对于欠发达地区来说,基金用于支付高价罕见病后,其他基础疾病可能保障不了,后续还可能会造成地方经济压力。”该工作人员解释称。

四川天府健康产业研究院首席专家孟立联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天价药进入医保的可能性不会很大,原因在于医保基金是面向所有人的,要满足绝大多数人的用药需要和医疗支出。

“如果天价药进入医保,虽然使用天价药的患者数量不会很大,但其占用的医保基金肯定会是一个大数目,不可避免地会冲击大多数人的医疗保障。”孟立联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亟需支付方式多元化

尽管天价药物纳入医保仍任重道远,但背后药企和社会各界人士也在积极探索更多元的支付方式,包括商业保险、专项救助、患者组织援助等,以增加患者获得药物的可及性。

“医疗保障不能仅仅只有医保基金一种途径,医疗救助等也是创新药物特别是新药支出的重要来源。因此,充分发挥各方面的作用,发展医疗慈善事业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孟立联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刚刚结束的第四届进博会期间,复星凯特执行总裁黄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复星凯特正在尽可能降低奕凯达的定价,同时也在积极地将产品推向各地的医保体系内。目前,苏州的惠民保、北京的京惠保、长沙的爱民保等都已经把奕凯达纳入。

而在商业保险方面,奕凯达在获批后,已经和平安人寿、平安健康、复星联合健康、复星联合健康(超越保2020)、复星联合健康(药神一号2021)、众安保险等达成合作。

在今年9月举行的第六届中国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期间,北海康成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薛群则建议,在目前情况下,可以由国家主导做一个针对创新药的不同的支付体系,加上商业保险的助力。“这两个加在一起总和是1+N,1为政府主导,N是社会各个方面,制药企业、社会慈善企业的贡献和患者自身的支付,这都是可以的。”

北京病痛挑战公益基金会创始人、副理事长王奕鸥在第六届中国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期间亦指出,目前,国家医保局覆盖了一部分罕见病的用药,通过这个可以解决一小撮人的问题,但有效的解决方案还是需要通过创新支付方式。

“现在国内也有越来越多普惠性的商保,同时也会有一些地方性的救助大病、罕见病的单独政策,同时作为我们患者组织来讲,也一直在做罕见病医疗援助工程。”王奕鸥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