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医保,一场水涨船高的饕餮盛宴

据历年国家医保局公布的《全国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全国基本医疗保险(以下简称基本医保)数据整理如下:2021年,基本医保参保人数136297万人,参保率稳定在95%以上。2021年,基本医保基金总收入28727亿元;基本医保基金总支出24043亿元;基本医保基金当期结存4684亿元,累计结存36156亿元。2020年,基本医保参保人数136131万人,参保率稳定在95%以上。2020年,基本医保基金总收入24846亿元;基本医保基金总支出21032亿元;基本医保基金当期结存4656亿元,累计结存31500亿元。2019年,基本医保参保人数135407万人,参保率稳定在95%以上。2019年,基本医保基金总收入24421亿元;基本医保基金总支出20854亿元;基本医保基金当期结存3803亿元,累计结存27697亿元。综上可知,全民掏钱购买的医疗产品,扣除全民医疗赔偿的的部分,还养活了数以百万计的基本医保从业人员,数以万计的基本医保组织机构。基本医保事实成为了一个长期稳定营利项目,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以后更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为社会整体减少医疗压力的普惠性制度。当初,为补偿劳动者因疾病风险造成的经济损失而建立的一项社会保险制度。通过用人单位和个人缴费,建立医疗保险基金,参保人员患病就诊发生医疗费用后,由医疗保险经办机构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以避免或减轻劳动者因患病、治疗等所带来的经济风险。如今,虽然我们拥有更加健全的医疗机构和更丰富的医疗资源,事实上我们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并没有得到有效缓解,反而面临越来越严重的压力。结果,现实严重违背了建立基本医保制度的初衷。因为,完全的基本医保制度看上去符合国际的发展潮流,也符合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唯独没有充分考量人心难测。看病救人的行情从开放后大致经历了以下四个阶段:一阶段,最基础的医疗方式是,药厂生产药品,医疗机构采购药品,患者到医院看病遵医嘱购买药品达到治愈的目的,这个过程中,患者只需要供养医疗机构和药厂;二阶段,药厂觉得自己赚得太少了,也不能投资去做新药的研发,为了扩大销售增加营利,不但大力投钱宣传品牌宣传药品,并寻找更多的渠道商打通关节,争取更多的医疗机构采用自己的医药产品,此时,患者不但需要供养医疗机构和生产药企之外,还需要供养广告商和渠道商;三阶段,医疗机构看到生产企业已经获得了足够的利润,但是自己拥有相对垄断性资源却没有好好利用,于是,拥有医疗机构采购权力者和医药的生产企业或者渠道商,彼此团结互相拥抱,排挤“不懂事”的生产企业,增加采购的成本,再一次成功地提升了药品的终端售价,此时患者不仅供养上述四方机构,还需要额外支付“采纳采购”成本;四阶段1,“聪明的”生产企业发现已经拥有了事实的销售渠道,轻易的就把广告商抛弃到一边,深度挖掘医疗渠道成为了生产企业拓展销路的有效手段,做广告的目的也从“推销产品增加患者购买”变成了“推销品牌提升知名度降低采购风险”医疗机构明白自己的地位再次上涨,“更加灵活”的运用起了自己手中的权力。此刻,患者虽然不再需要供养以前的广告费用,但是却要承担更贪婪的渠道费用;四阶段2,“聪明的”医疗机构发现只要自己拥有更好的口碑,就能拥有更大的“客户量”,拥有更大的“客户量”就需要更大的“医药产品采购量”,拥有更大的“采购量”手中的采购权力才能“更有竞争力”,此刻,患者不但需要供养上述五种成本,曾经消失的药企广告成本神奇的转移成医疗机构的广告成本;四阶段3,逐利的金融资本终于忍不住制药企业和医疗机构“闷声发大财”了,但又很难把手“伸”到医疗机构和药业企业之间。“营造恐慌围湖造田”成功的在“患者”“医疗机构”“制药企业”三者之间加入了第四者“保险”;“药厂制药,机构看病,药品治病”,从此刻华丽的增加了一笔“看病之前买保险”,请记住这一伟大的时刻;如今,医疗购买保险已经成为了一场逐渐加码,愈演愈烈的必需品。继续执行简单的“购买医保”以期达到解决“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已经不可能;不如,把渠道上“供养”的这么多“无关人等”的费用,切实的增加医疗行业的投入,开发更多更先进的医疗产品,有计划地扩大医疗机构范围和规模,真正的提升医疗工作者尤其是医生和护士的待遇。才可能真正地解决“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历年来,代表委员们关于“免费医疗”的相关议案、提案不少,今年也不例外。不知道在医保影响那么多既得利益者钱袋子,解决了数以百万人就业,当前就业形势不佳的情况下,当前实施“免费医疗”的条件是否成熟?十个锅,七个盖,能轻松才有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