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储备贷款早已叫停,云南信托却再“顶风作案”

导语:云南金控会给云南信托带来什么呢?

文/机构投资家 程意

1月10日,云南银保监局公告,由于违规以信托资金发放土地储备贷款,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信托”)被罚款人民币50万元。此外,公司的4位负责人分别被处以警告并罚款,罚款金额在6万元-10万元之间。

对此,云南信托表示,罚单涉及的是公司2017-2019年开展的金融同业通道类业务,之前已按要求进行整改。不过据《机构投资家》了解,我国在2016年就叫停了土地储备贷款业务,近年来也鲜少有因违规发放土地储备贷款而受罚的信托公司,这次着实异常“咋眼”。

另外,云南信托在2021年11月16日将第一大股东变更为云南省国有金融资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金控”)。随着监管的趋严,信托公司亟需转型升级,因此此次引入或有助于推动金融资本的整合,给公司业务转型带来新的生机。

“涌金系”控股,云南金控入股

云南信托的前身为云南省富滇信托投资公司,是于1991年由云南省财政厅出资设立的,彼时主要从事省财政厅的委托存款、委托贷款、债券承销等业务,后于1993年更名为云南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

在2003年,云南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通过增资改制引入民营企业涌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上海纳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及北京知金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所引入的3家企业实控人均为陈金霞,即这3家企业同属于“涌金系”,互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云南信托65%的股份。自此,云南信托也由国有独资公司变更为民营控股企业,但云南省财政厅仍持有其25%的股份。

在2021年11月16日,云南银保监局批准了,云南信托股东云南省财政厅变更为云南金控。所以,目前云南信托的第一大股东为云南金控,持股25%,实控人为“涌金系”陈金霞。而在涌金集团创始人魏东辞世后,涌金系从多个上市公司退出,保留了核心金融资产云南信托和国金证券。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20年,就有消息称云南信托有意引入战略投资者,并称已有两三家公司在尽调,引入战投后或有利于解决此前踩雷“承兴案”的云涌系列产品。云涌系列项目共计11个信托产品,信托规模约15.83亿元,但如今未有实质进展。

老问题仍存“顶风作案”

可以说,近几年鲜有因违规以信托资金发放土地贷款而受处罚的信托公司。上一次被开具此类罚单的信托公司还是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光大信托”),当时是在2018年6月,被罚款30万元。

事实上,早在2010年2月,我国银监会就发布了《关于加强信托公司房地产信托业务监管有关问题的通知》。其中就要求,信托公司不得以信托资金发放土地储备贷款。所谓“土地储备贷款”指的是向借款人发放的用于土地收购及土地前期开发、整理的贷款。

自此,信托公司的该项业务被叫停,彼时银行依旧可以开展该业务。但以银行贷款为主的结构不仅使地方债透明度低,也增加了银行的风险。且随着银行收紧信贷通道,使得地方债通过其他渠道进行融资,导致地方债结构愈发复杂,难以准确统计和有效管控。

所以在地方债务偿还风险问题被推到风口浪尖之时,土地储备贷款被正式叫停。根据《关于规范土地储备和资金管理等相关问题的通知》,要求自2016年1月1日起,各地不得再向银行业金融机构举借土地储备贷款。土地储备机构新增土地储备项目所需资金,应当严格按照规定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从国有土地收益基金、土地出让收入和其他财政资金中统筹安排,不足部分在国家核定的债务限额内通过省级政府代发地方政府债券筹集资金解决。

但即使相关政策一再收紧,仍有银行机构顶风作案。在2021年,农业银行嘉定支行、渤海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建设银行上海浦东分行、工商银行三峡分行这5家银行,就因违规发放土地储备贷款而被罚款。

消金业务尚承压

伴随着云南信托此次违规,其公司的4位高管也被处以警告并罚款,包括时任云南信托副总裁舒广、时任创新业务部副总经理陈鹏、时任创新业务部信托经理张露莹和时任创新业务部信托经理助理于宝元。其中,舒广被罚款10万元、陈鹏被罚款8万元、张露莹被罚款6万元、于宝元被罚款6元。

不得不承认的是,云南信托的此次受罚,或将影响到其在房地产信托业务方面的运作。据《机构投资家》了解,截至2020年末云南信托的净资产为33.42亿元,信托资产为2525.43亿元。从期内信托资产运用与分布表可以看出,云南信托将近46.16%的信托资产用于贷款,且有4.86%的信托资产是用于房地产业,金额达122.84亿元。

大环境方面,监管层趋于规范房地产信托业务,并加大对违规信托公司的处罚力度。像在2021年,四川信托有限公司因涉及13项违法违规事实而被罚3490万元,创信托行业罚单金额之最,其中就存在变相为房地产企业缴纳土地出让金融资。

随着我国叫停土地储备贷款业务后,房地产信托业务收紧,所以信托公司急需进行转型升级。目前来看,基础设施建设、消费金融、家族信托或将成为今后信托公司新的发力点。

另外据《机构投资家》了解,云南信托早在2015年就开展消费金融业务,在该业务上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其曾也在消费金融业务上存在一些违规操作,且受P2P反暴力催收的影响,致使云南信托项目不良率开始走高,给贷后资产管理带来很大压力,逃废债较为严重。

眼下,云南信托第一大股东变更为云南金控后,或能应监管要求降低资金成本和贷款利率。只是能否保持合规操作将风控落地还认识不确定项,对此,《机构投资家》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