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断供潮”出现?专家:建议房贷利率调至2%,以免压力太大

“弃房断供”一直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对于所有“房奴”而言,都是最不愿意接受的一件事情。究其原因,主要还是由于当前过高的房价,买一套房子基本上就掏空了大半辈子的积蓄,许多热点城市的房价已经和当地收入脱节,对于刚踏上社会的年轻人来说,在没有亲朋好友的帮助下,在二线城市买一套房子光是首付可能就需要攒10年时间,后续还要背负几十年的房贷,如果是一线城市这个时间只会更长,许多家庭甚至需要掏空“六个钱包”,几代人供一套房。因此,对于正在还房贷的家庭来说,是绝对不愿意弃房断供的。在许多人的认知里,弃房断供只是意味着房子没有了,之前还的房贷相当于缴纳了房租。但事实真是如此吗?答案是否定的,首先,之前缴纳的首付与房贷大概率要不回来了,假设一套100万元的房子,光是首付就需要30万元,按照5.9%的房贷利率30年来算,每月需要还4151元,远高于房租水平。其次,银行在回收你的房产后,为了尽快填补不良资产,往往会将房子折价出售,如果遇到流拍的话价格还会压到更低,而卖出去的资金主要用于填补剩余的房贷漏洞,如果还不能够填补的话,剩下的部分也是需要户主来偿还的。最后,房产断供后,自己的征信也会出现问题,相应搭乘火车飞机与住宿可能都会受到影响,生活极为不便,并且由于在银行存在“不良记录”,即使后续有钱买房了,银行也有可能不放款。根据某拍卖网公示的数据来看,2017年底,法院拍卖的商品住宅数量为9000套;到了2018年底,这个数字就增加到20000套;增长了220%;而到了2019年底,法院拍卖的商品住宅数量已暴涨到50万套;2020年年底这个数字已经超过200万套,如今2021年已经过去8个月,当前显示挂牌量已经达到了267万套,按照这样的增长趋势,预计今年年末将超过400万套。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第一,楼市不断高压调控措施下,炒房投资门槛增加,二手房流动性越来越差根据中新经纬8月31日公布的数据来看,截至8月22日,年内全国累计房地产调控突破400次,已经超过去年的368次,2021年楼市调控频率刷新历史记录。随着调控越来越密集,对于炒房客来说影响自然也越大,提高炒房门槛、打击“假离婚”炒房、增加限购限售年限、禁止捂盘销售……对于炒房客来说,投资门槛不断提升,炒房盈利空间越来越小。不难发现,今年楼市调控也开始朝着金融层面进行,比如对于开发商设置三道红线,对于银行设立房地产贷款占比上限等,二手房也因此受到了很大影响。根据6月28日《证券日报》发布的报道来看,南京、郑州、重庆、武汉、杭州等多个热点城市都出现了银行房贷业务收紧的情况,许多热点城市贷款延期至2022年,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深圳,作为过去炒房客最集中的城市,其8月二手房成交量仅为2043套,达到近十年来最低点。7月7日,央媒经济日报发表的一篇文章《摁住楼市过快上涨的“七寸”》中明确表示,二手房是炒房者主要投机目标,银行贷款成为了很多炒房客必不可少的依赖,但如果任由信贷资金过度向房地产领域集中,楼市将不断积累泡沫,积聚风险。因此,摁住了“信贷资金”,相当于摁住了房价上涨的“七寸”。随着二手房交易越来越难,炒房客资金链断裂,由此导致断供数量骤增。第二,除了炒房客以外,“最大炒房团”同样受到了明显影响,导致断供数量增加根据Wind和全景财经数据显示,2003年我国上市公司投资房产数量非常少,随后逐步增加,到2019年第三季度末,A股上市公司持有房产市值达到13340亿元,按照每套房100万元来计算的话,相当于持有133万套房产,在整个A股上市公司中,有1826家上市公司持有投资性房产,占整个3743家A股数量的48%,相当于一半的上市公司都持有投资性房产,因此也被人称作“最大炒房团”。去年12月底,经济日报发表了一篇报道,名为《“清退令”持续推进,督促非主业央企接连退出房地产市场》。报道指出,央企在国内发挥着龙头作用,因此非房地产主业的央企退出房地产领域,更有利于进一步将资金和研发力量投入到关键领域。在央企纷纷退出房地产领域的带头作用下,越来越多的企业也意识到了“房住不炒”的重要性,也随之接连退出投资房产领域,唯有部分企业依旧相信投资房产能够一直吃香,因此才会在新规发布后,由于大量房产无法出售,因此断供。第三,“黑天鹅”事件影响下,通胀还在持续,刚需持房成本进一步增加我们知道,由于去年爆发的疫情,导致百姓只能在家坚守百天,对于刚好处于收入真空期的家庭来说,相当于3个月没有经济来源,房贷就成为了很大的经济负担,不仅如此,许多企业也因此遭受了巨大损失,因此纷纷停止招人,那么对于这类家庭来说如果没有一定储蓄的话,那么很容易出现断供的情况,这也是2020年断供房产数量比去年增加150万套的原因之一。时间进入2021年后,尽管我国疫情得到了很好控制,但其影响依旧在持续。主要来源于“输入性通胀”的影响,相关数据显示,过去16个月,美国已经印钞31万亿美元,作为世界通用货币,其他国家也不可避免受到了影响。而我国的人民币与美元之间存在着较为固定的联系,因此自2020年下半年,我国的物价就开始上涨,比如家用电器、肉类价格等等,百姓经济负担加重了,房贷还款自然也会受到影响。正是上述3个原因促使下,2021年弃房断供数量才会进一步增加。正如北大教授姚洋预测的那样,2021年,大量房屋断供必然成为非常常见的现象,这是建立在世界经济衰退之上做出的判断。那么如何解决百姓买房压力过大的问题呢?房地产专家王强给出了自己的看法:银行是为更多人减轻负担的,如果是要抑制炒房客,大可以把二套房以上的利率提高,提高到10%或者更高,但首套房是给刚需的,应该把首套房贷利率降低为2%,让人人都能买得起房。相信很多人都会赞同专家的观点,但目前来看这个建议难以实现,有三个原因。首先,当前银行普遍利率为2%~3%之间,如果将房贷利率降低到2%,银行将失去主要的收入来源。其次,目前我国公积金缴纳人数已经超过1.5亿人次,而以较低的房贷利率买房是公积金主要特点,因此一旦将房贷利率降低到2%以下,那么公积金也会失去主要作用。最后,对于已经买房的人来说,如果房贷利率降低到2%,那么容易引发这类人的不满,进而导致社会问题的出现。虽然专家提出的建议难以实现,但其核心观点却被业内认可,那就是一方面降低刚需的买房难度,另一方面分清真正的刚需与炒房投资人群。按照这个思路,也有许多专家提出了开征“房产税”与“空置税”的建议,目前来看,当前楼市也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一边出台各项政策稳定房价、消除楼市泡沫,另一边规划房地产税的落地与具体实施。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快来关注财经前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