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工伤保险的故事|一个农村女孩眼中的工伤保险

我是深州市唐奉镇的一个农村女孩。2007年,18岁的我到唐奉镇大疃工业园区打工。年轻人有力气,每天工作8个小时虽然辛苦,但是收入还可以。7月份的一个午后,由于疏忽大意,我的手被机器咬伤,右手的肉没有了,只剩下白白的骨头。我迅速被送往衡水市手足外科医院。经过几个小时的手术,我终于回到病房。妈妈哭成了泪人,爸爸唉声叹气,工厂的领导早已把住院费交齐,又买来水果、零食、矿泉水、生活用品,还安慰我们说:“你们放心,所有的费用我们全出,用最好的药,请最好的医生,一定达到你们的满意。”经过20多天的住院治疗,我第一次出院。几个月后,又重新回到这里做植皮手术,女孩子都爱美,我可不想留下伤疤。陆陆续续经过几次出院住院,三年多的调理,我终于痊愈了。工厂还支付给我一万多元的精神抚慰金。那时的工厂没有工伤保险意识,所有费用自己负担,经济损失近20万元。时光荏苒,转眼10年过去了。大疃工业园区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个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发展壮大起来。各个公司的领导不断加强学习,吸取经验教训,有的为员工入了工伤保险,有的招聘残疾人入职,既解决了残疾人的经济负担,又享受了税收优惠政策。又是一年的夏季,公司的彩钢房顶老化,天上下雨,车间里漏雨。公司领导找了四个工人进行维修。一个35岁的兵曹镇男子不慎从房顶摔下来,120救护车送到医院不久宣布抢救无效死亡。死者两个年幼的子女放声痛哭,妻子也哭得死去活来,老父亲更是老泪纵横,所有人无不为之感到惋惜。不幸中的万幸,公司领导为每一位员工入了工伤保险。经过两个多月的时间,工伤保险基金赔偿到位: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共80余万元。逝者安息,生者谅解,他人满意,事情得到圆满的解决。通过这两件事,我一个农村女孩对工伤保险有了新的认识。工伤保险是单位缴费的,职工不缴费。工伤保险可以防患于未然,它在降低企业经济损失的同时,也保障了员工的合法权益。既体现了国家和社会对员工的尊重,又提高了他们工作的积极性。我希望所有公司积极缴纳工伤保险。对工伤保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学习了相关知识。对工伤认定的条件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职工因工死亡,其近亲属按照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丧葬补助金为6个月的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供养亲属抚恤金按照职工本人工资的一定比例发给由因工死亡职工生前提供主要生活来源、无劳动能力的亲属。标准为:配偶每月40%,其他亲属每人每月30%,孤寡老人或者孤儿每人每月在上述标准的基础上增加10%。核定的各供养亲属的抚恤金之和不应高于因工死亡职工生前的工资。供养亲属的具体范围由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规定。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尚庆朝 衡水市税务局机关服务中心)【来源:燕赵都市报纵览新闻】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